当前位置: 哈密头条新闻 > 科技 >
2019 10-05

从人工验车到车检黑科技——重庆车管70年变迁

Comments 阅读:

  新中国成立之初,重庆的车驾管业务几近于无,没有驾驶培训机构对老百姓开放;汽车检验流程主要凭借人工经验;周边区县的群众要办车驾管手续,就得来场“说走就走的短途旅行”。

  对于从1965年开始在重庆从事车驾管工作的何海忠来说,如今,重庆车驾管业务“足不出户网上办,只跑一次就近办”的方便、快捷,是当年难以想象的。而对于年过60的老车管人朱秉忠、李冀川来说,参与、见证重庆车管所近年来的飞速发展,内心充满激动而自豪。

  据相关数据统计,1949年,重庆的机动车保有量仅为3297台,到1951年,全市仅有3824名驾驶人,而截至2019年8月,重庆共有车辆670余万辆,驾驶人900余万人。这70年来,伴随着重庆人的车辆管理所经历了哪些变化?让我们通过这三位老车管人的故事和老照片,了解这段历程。

  1955年10月1日,重庆第一台公共电车上路行驶,也是那一年,19岁的何海忠成为了一名公交司机,这一开,就是10年。

  1965年,何海忠进入重庆市公安局车辆监理所(重庆车辆管理所前身)工作,做技术员。彼时,车辆监理所一共7个人,“车辆监理所在大黄路,3个人办手续,负责办人、车手续和收款。2个技术员管考试、验车和出外勤,1个警察,1个炊事员。”

  彼时,有很多负责车驾管业务的警察不会开车。以前,重庆仅有省运和公交公司有培训货、客司机的驾校。想学驾驶,还得拜师,单对单找个会开车的师傅教。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,何海忠参与推进了重庆第一所培养社会驾驶人的驾校——北碚驾校的成立。何海忠说:“从那以后,群众才有机会系统、正规的学习驾驶。许多民警也借此提升了业务水平。”

  如今,技术员早已退出了舞台,车管所车辆登记选号、预约考试、车辆年审等业务也逐渐由线下变为线上,由人工评判变为系统裁定。全市车管部门依托大数据、智慧化的科技手段赋能便民利民举措,全力构建智能化自助化的“线上服务网”,确保群众办事只进一张网,不用多头跑,切实用指尖“点”开了便捷之门。目前,重庆市公安局打造的“2+3+1”互联网交管服务体系,提供12类180余项“互联网+”交管服务,累计注册用户数突破1000万人,互联网交管业务占比从2015年的不足20%提升至2018年的60%以上。

  当时的驾照考试,分为“学科”和“术科”,“学科”约同于现在的科目一,只是除了交通法规,还要考许多汽车的机械常识,“术科”约同于现在的桩考、路考。

  验车、检车方面,也与现在大不同。当年没有专门的验车场,新车上牌、旧车年检,就由技术员带着待验车辆到路上,按照以上流程跑一圈。检测全凭人工,凭技术员的经验和智慧。何海忠说:“当年检测项目不像现在这么明确细致,只能由我们技术员尽力去把控车辆的安全状况。”

  上世纪80年代中期,何海忠第一次了解到了“车辆检测线”。比起人工,检测线有更高的效率,更严谨的检测数据,会大幅提高合格车辆的安全“含金量”。“我回来就打报告,当时检测线比较贵,我们监理所筹钱买了一套,发动社会买了两套,我们派民警去管理。”何海忠说,这就是西南地区最早的车辆检测线的由来。

  如今,退休多年的何海忠对最新的车管消息亦有耳闻:“听说前不久江北车管所落地的车检‘黑科技’,能将外观查验从10分钟缩短到10秒。”何海忠说,时代在进步,群众生活的方方面面也越来越便捷了。

  当年,何海忠初到车辆监理所,负责收款的同事叫朱登华。朱登华的儿子朱秉忠受父亲的影响,也成为了一名车管人。1994年,朱秉忠调至重庆市公安局车辆管理所江南分所。以前,车管所数量少,覆盖面积大,让群众很不方便。朱秉忠说:“以前从万州(时称万县)来主城办手续,可能要在主城住一晚上。要是来考试,考一科就要住3天。”

  最让朱秉忠难以忘怀的,是2011年,他在车管一分所,遇到一位60多岁、来办手续的老人。老人本以为办手续需要很长的时间,不料民警很快就为他办好了。这位老人遂手书一封感谢信,送到了民警手上。“服务群众,让群众方便最重要。”朱秉忠觉得,把自己份内的工作做好,反而收到了群众的感谢信,有点不好意思。

  怎么让群众更方便?这也是朱秉忠一直关心的,他参与了重庆流动车管所的项目。谈到流动车管所,朱秉忠有点兴奋:“我们这个车子是定做的,通过联网相当于把车管所柜台搬到了现场,当场办理十分便捷。”

  如今,朱秉忠已经退休。重庆交巡警总队配置的18台流动车管所,还坚持在周末和节假日,常态化开展流动管所车进乡镇、进企业、进学校、进商圈、进单位“五进”服务。2018年以来,流动车管所出行6400余次,行程10万余公里,现场办理车辆查验、补证换证、驾驶员体检、违法处理等37项业务8.7万笔,开展交通安全教育和接受现场咨询30余万人次,发放宣传资料24余万余册。

  今年64岁的李冀川虽然比朱秉忠年长,但接触车驾管工作的时间却比他晚。1999年,李冀川调任江北车管所副所长,成为了一名车管人。2004年,重庆汽博中心第一家4S店开业,2005年3月,重庆首次有车管所直接进驻企业,汽博车辆管理站成立,李冀川任站长。

  李冀川说:“以前买车上牌选号,号池维持一个总量,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更新一次。号牌更新的第二日起,车管所、车管站门口必定排队。因此,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到汽博中心来。”汽博中心最多时有40多个4S店,车管站的民警在工作之余,还主动组织周边企业,宣讲相关法律法规,上门为企业答疑解惑。

  2018年,重庆市公安局推出全新智能服务平台,这些智能终端能完成拍照、缴费、选号牌等在内的20余项车驾管业务,被老百姓称为“家门口的车管所”。截至目前,重庆市公安局已在全市范围内布点400余台交管自助服务终端,推出68个“交管自助服务区”,实现零警力派驻、多功能集成、便捷化服务,极大方便了群众的生活。也是2018年,汽博车辆管理站撤销。

  回忆起车辆管理站摘牌的经过,李冀川反而高兴得很:“当时为什么把汽博车辆管理站撤销嘛?业务下放,从原来一个车管所管几个区,变成每个区交巡警支队都有车驾管业务。加上各种新设备的设立,老朱(指朱秉忠)说的以前那种,群众跑路、跑远路的情况,不会再出现了。”

  如今,群众跑远路、跑冤枉路的日子一去不复返,何海忠等老一辈车管人“想到做不到的、想不到的、不敢想的”,也都一一成为了现实。

  从人工验车到车检黑科技——重庆车管70年变迁从人工验车到车检“黑科技”,透过这些故事了解重庆车管70年来的变迁。…【详细】

  相伴70载,无怨无悔“70年”既是大庆,又是白金婚,重庆南川陈明益夫妇结婚已有70年。…【详细】

  六朵“山茶花”惊艳亮相“魅力重庆”彩车6位女演员身着山茶花造型的裙子,跳着动人的舞蹈,宛如一簇芬芳馥郁的“山茶花”惊艳“绽放”…【详细】

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,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!

上一篇:装备科技强势爆发!新超导材料问世 美网友:神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[科技]从人工验车到车检黑科技
  • [科技]装备科技强势爆发!新超
  • [科技]粤港澳大湾区中医药科技
  • [科技]瑞声科技(2018HK)午后直线
  • [科技]控股股东收购股权持续发
  • 公益广告